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十一居士山斋 八字算命网

以周易立身,以诗词鸣世

 
 
 

日志

 
 

朱算子谈命理:简论格局喜忌论命与身元扶抑论命之区别  

2011-04-01 17:06:16|  分类: 我的命理理论体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按:子平格局论命与日主扶抑论命之间的争论,似乎是近几年在周易命理界兴起的一个新现象,其实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周易命理刚兴盛时,并没有很明显的两派之争,因为那时周易命理文化本来就是断层的,在某种特殊条件的影响下,人们只知有日主扶抑论命的方法,却不知有子平格局论命的方法。但随着人们对命理研究的深入和对古籍的挖掘,终于发现了传统的论命方法与现在流行的论命方法是不同的,于是争论就出现了。而现在学习命理的朋友,大多数人对日主扶抑论命比较熟悉,对子平格局论命却似乎很生疏,有很多人甚至惊呼从来没听说过子平格局,可见传统命理的断层与现代命理的误导实在是太厉害了。本文重点阐述了子平格局论命与日主扶抑论命在思想性上的区别,特别提出了“子平格局是客观世界的思维,日主扶抑是主观世界的思维”的论点,期望首先在思想认识上解决两派之间的分歧,然后再深入研究具体的技法问题。本人也有心编写一部关于子平格局论命的系统教材,但因日常预测业务繁忙,恐怕一时难以拿出完整的书稿。读者若想了解子平格局论命在具体技法上的特点,不妨先阅读一下本博客上的博文:朱算子谈命理:论七杀格

本人大力提倡子平格局学说,也在一定程度上兼顾日主强弱扶抑的问题(包括调候),毕竟这两者一个是客观世界的思维,一个是主观世界的思维,我们人生在世,总要客观思维与主观思维相辅相成,才能立身行事。但这两者又不是平分秋色的,也不是左腿和右腿的关系,应以格局喜忌成败为先(即客观思维),日主强弱扶抑为后(即主观思维)。因为这个道理其实也很简单,我们人生在世,确实需要一定的主观思维和意志,需要对客观事物的自主判断能力,需要顽强拼搏的精神,需要“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的信念和勇气,否则我们将听风随风,听雨随雨,毫无主见,一事无成。但是,我们人毕竟是生活在客观现实(即月令格局)当中,当客观现实不如我意时,当客观环境太恶劣时,我们是一定要顶风而上,还是换换方向,朝顺风顺雨的方向走?这就是主观理想与客观现实的矛盾如何处理的问题。跟社会大环境和宇宙大自然比起来,我们个人总是很渺小的,我们最终还得根据客观现实(即月令格局)来调整我们的主观思维和意志(即日主喜忌),所以,在命理上,格局应该重于日主,大致格局占七分到八分的命运力量,而日主只占二分到三分的命运力量吧。相关观点,请读者参见本人其他文章:

朱算子谈命理:简论格局与日主的关系

朱算子谈命理:关于用神的新思考

朱算子谈命理:谈谈八字命理里面的“中和为贵”思想

朱算子谈命理:格局论命与日主论命的比较

朱算子谈命理:简论格局喜忌论命与日主扶抑论命之优劣

 

 

简论格局喜忌论命与日主扶抑论命之区别

 

作者 朱算子  请点击【简介

注:专业命理预测师,精研周易命理,擅长诗词歌赋

请点击我的网易博客首页:十一居士山斋 字算命网

 

数日来,有许多网友向我提问,说“子平格局”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跟现在流行的以身强身弱取用神的方法不一样。我听了十分感慨,说真的,就在一年以前,我跟大家的疑问是一样的,不知子平格局为何物。这说起来十分可笑,我们不都是标榜自己的学问是子平术吗,怎么现在又不明白子平格局为何物了呢?其实这不怪大家,只怪现在命理界的风气太不正了,以至贻误了许多真心真意想学命理的人。为了使大家少走弯路,也为了把大家引进子平命理的真正殿堂,特撰此小文与大家共同探讨命理。

先简单回顾一下命理发展的历史吧。远的就不说了,反正从五代宋初人徐子平那里起,四柱命理就开始定型,后来宋人徐升(又名徐子升、徐大升)把徐子平的学说(也包括徐子平以前历代的一些命理精华)整理成《渊海子平》一书。此后历经元、明两代,出现了许多传承子平命理的命书,其中以《三命通会》和《神峰通考》最为经典。注意,在明代以前,命理基本上都是遵从徐子平的格局学说的,也就是先取定格局,再论喜忌,断吉凶。但到了清朝,命理开始分化,一派仍遵从子平格局学说,如沈孝瞻(著《子平真诠》)等人,而新的一派,即以身强身弱取用神的学说(简称平衡用神学说)开始出现了,先后有陈素庵、任铁樵等人,而至清末民初,所谓民国三大家徐乐吾、袁树珊、韦千里的出现,又把以身强身弱取用神的学说更推进了一步(其中又以徐乐吾先生影响最大,现在讲平衡用神的人几乎全面继承了他在《子平真诠评注》里的用神学说。韦千里先生的影响也很大,现在许多港台的命理名家,以及上世纪中国命理界的领袖人物写的书,几乎都是照抄他的《千里命稿》)。以后的事情就不说了,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周易命理预测重新兴起时,就提倡平衡用神学说,否定子平格局学说,以至今日,大多数学者都不知子平格局为何物了。

这里特别提一下,《滴天髓》和《穷通宝鉴》这两部书目前非常著名,但它们并不是纯正的子平格局派,也不是现在的平衡用神派,而是另外两派(但平衡用神派却非常乐于接受《滴天髓》和《穷通宝鉴》两书中的观点)。纯正的子平格局派,当以《渊海子平》、《三命通会》、《神峰通考》、《子平真诠》几部书为代表。

下面就简单介绍一下格局用神论命(即以格局喜忌成败论命,可称为子平格局学说或子平格局论命法)与平衡用神论命(即以日主旺衰强弱论命,也可称为平衡用神学说或日主扶抑论命法)之区别。平衡用神论命大家都很熟悉,就不说了,直接说格局用神论命吧。

格局用神论命就是徐子平的命理学说,以《渊海子平》为代表,特称“子平格局”,它不是以日主为中心定喜忌,而是以月令用神为中心定喜忌。格局就是用神,用神就是格局,取定了格局,就是取定了用神,取定了用神,也就是取定了格局,格局和用神,就是一回事,所以也可以合称为“格局用神”。比如正官格,就是以正官为用神来定喜忌,七杀格,就是以七杀为用神定喜忌,就这么简单(至于如何取用神定格局,有一套特定的规矩,也不是随便乱取的,但今天不能在这里展开叙述了)。那么定了格局取了用神以后,怎样来定喜忌?最紧要的就是两句话:财、官、印、食是四个善的用神(又叫四吉神),要予以保护性使用,这叫“顺用”;杀、伤、枭、刃是四个恶的用神(又叫四凶神),要予以控制性使用,这叫“逆用”(黄大陆先生语)。善神怎么保护?比如正官好比正人君子,前面要有财星生之,后面要有印星护之(因为印能制食伤,所以能护官),这就是保护——正人君子我们一定要把他保护好,他才能为我所用,否则他自身不保,就不仅不能为我所用,还会成为我的累赘。恶神怎么控制?比如七杀就是老虎或恶人,要有食伤制之(好比用木棍教训老虎),印星化泄之(好比用食物感化老虎),或者劫财合之(好比用绳索拴住老虎),这就是控制——老虎或恶人我们一定要控制他,要么以暴制暴,要么以柔化刚,要么用什么东西牵制住他,他才能为我所用,否则他不仅不为我所用,还会反过来伤害我。所以古人先把格局按十神分为正官格、七杀格、财格、印格、食神格、伤官格等六种正格(也称内格),再运用上面“顺用”、“逆用”两条原理来定喜忌,凡符合某一种格局的要求的,就是喜,凡不符合某一种格局的要求的,或破坏某一种格局所喜的东西的,就是忌。为了把喜忌程度再分得细一点,古人又把喜神分为相神和喜神,相神就是最重要的喜神,其他的就是普通的喜神,如果相神发挥能量就是大吉,如果喜神发挥能量就是小吉,如果相神被制就是大凶,如果喜神被制就是小凶;又把忌神分为忌神和仇神,忌神就是最主要的忌神,而仇神则是忌神的帮凶,如果忌神发挥能量就是大凶,如果仇神发挥能量就是小凶,如果忌神被制就是大吉,如果仇神被制就是小吉。这样,格局的用神、相神、喜神、忌神、仇神不就都出来了吗?吉凶祸福,不就可以判断了吗?然后再结合十神、宫位等因素,事象不就读出来了吗?岁运加进来又怕什么,无非就是根据原局格局的喜忌,加减乘除一下就是了。

明白了子平格局的大致意思,我们就可以对格局用神论命和平衡用神论命作比较了:

1、格局用神是以月令为中心论喜忌,平衡用神是以日主为中心论喜忌。

2格局用神是月令定格之物,它的作用在于取定格局,并以此作为讨论格局喜忌成败的起源点、支撑点和参照点(也就是以此来确定格局的相神、喜神、忌神和仇神),但不一定具备调节八字五行平衡以及调候、通关等功能。而平衡用神则为平衡八字五行之物,能够在命局中起到扶抑、调候、通关等作用,但却无法取定格局,因为它并不要求“八字用神,专求月令”。平衡用神是调节八字五行的平衡点、支撑点和参照点,对日主有扶抑之功,但与格局喜忌成败没有必然关系。

3平衡用神是日主可以直接使用并能给人带来好命运的神,日主偏弱则用比劫印星,日主偏强则用官杀财食,而且单独一个用神就可以用,无须讲究什么配套组合,比如日主偏弱,单独逢比劫可以用,单独逢印星也可以用;日主偏强,单独逢官杀可以用,单独逢财星可以用,单独逢食伤也可以用。所以平衡用神的特点是直接、单独。而格局用神则不行,格局用神如果不经过相神和喜神的处理和配合,就用不起来,比如官无印,此官无用,印无官,此印也失色,七杀无制化,它就是个会伤人的老虎,伤官不配印,它就是个闯祸神,如此等等。可见在格局里,单独的一个财、官、印、食或杀、伤、枭、刃为用神,都不能给日主带来什么好处,许多时候还带来坏处,必须有相神和喜神的配合,才能成格成局,让命主的命运大放光彩。所以格局用神的特点是配套、组合。

4、身强身弱,对平衡用神来说很重要,不知身强身弱,就不能取用神、忌神,但在子平格局里,身强身弱的意义不大,几乎无关格局之喜忌成败,对人命之荣辱祸福的影响也不大,至少不是最关键的东西。所以在子平格局里,你并不需要劳思费神地去判断身强身弱,只要日主有根,即能担当财官食伤印星(注意,日主无根,也不受印星之生)。当然,如果日主无根,你可能要判断是不是属于从格,那是另一回事。在子平格局里,身强身弱的问题,仅相当于普通喜神的问题,而普通喜神成败所产生的吉凶,是很小的,格局最主要的喜忌成败要看用神和相神,而不是普通的喜神。

5、平衡用神因为要讲究五行力量平衡,所以特别重视对五行力量的比较,比如合,到底是合而不化,还是合而能化,比如克,是把那个五行克死了,还是克得半生不死,这些都一定要刨根问底,否则无法断喜忌。而格局用神不怎么重视这些东西(当然不是完全不考虑,在一定程度上也是要考虑的),它更重视的是八字组合的结构、五行生克的意向、用神相神的配合、用神相神的纯杂等问题。也可以说,平衡用神重力量,格局用神重意象。

当然,格局用神和平衡用神还有其他许多区别,不可能就这么几条,有许多东西要放到具体的格局里才讲得清楚。这里为简明起见,不想讲得过于复杂,否则没学过格局的人,可能会吸收不了。

上面所讲的,仅仅是格局用神论命和平衡用神论命在实践操作方法和技术上的区别,但我们还须剖析两者在思想性和思维方式上的不同,才能真正理解两者的本质区别。因为上面所讲的财官印食四个善的用神要予以保护性使用、杀伤枭刃四个恶的用神要予以控制性使用,只是点明了格局用神论命的实际操作方法和在四柱五行生克组合上的要求及形状,但并没有揭示其内在的思想性,即四善神为什么要扶,四恶神为什么要制,十神喜忌为什么要以月令用神为中心来判断,而不能以日主强弱为基准来定夺?所以,讲出了格局用神论命的实际操作方法和在四柱五行生克组合上的要求及形状,仅仅是体现了八字命理的外在形体,而只有领悟了格局用神论命的思想性,才是真正触及到了八字命理的内在灵魂!现在流行的平衡用神理论,是以日主为中心来取用神,日主强者以抑神为用神,日主弱者以扶神为用神,这是典型的个人中心论,好像这个世界上的人、事、物谁好谁坏、何吉何凶,都要以日主个人的意志为转移,都要用日主个人的眼光去评判,都由日主说了算,凡是对日主我有利的,就是好的(用神),凡是对日主我不利的,便是坏的(忌神),而事物本身的好坏属性(即十神本身的善恶属性),却可以丢在一边不管。但这种自以为是的个人中心论,能符合社会的生存法则吗,能适应现实的客观世界吗?我们试想想,当我们一出生,来到这个世上,是我们应该接受这个世界已经存在的客观现状,并努力适应社会法则去生存呢,还是说“不”,而要以自己个人的意志重新评判和选择这个世界,甚至重新设定符合我们个人意志的社会法则?显然,应该是我们去接受和适应这个世界,而不是世界来适应和听从我们,即使枭雄如希特勒等人,看似他主宰了这个世界,实则他同时仍需按照社会的客观法则去生存,去发展,何况,这世上像希特勒这样的人又有几个?而且就算是希特勒本人,他又威风得了几年,到最后他不是照样给世界洪流给灭了吗?所以,我们当中的绝大部分人,从来到这个世上第一天起,不管身强身弱,都得按照这个世上的客观法则(就是月令格局的喜忌,因为在命理里,日主是主体,月令就是客体)去生存、发展,所以,以日主为中心来论强弱喜忌(就是以个人意志来评判和选择这个世界),是非常不合理的,世界并不是以我们个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只有我们去遵循这个世界的法则才对。所以要反过来,在四柱中要以月令为中心来论喜忌,因为日主以外的其他干支、十神就代表着社会属性、社会法则和生存环境,而月令是社会属性、社会法则和生存环境的集中代表和起源点,所以,一个四柱所有干支、十神的喜忌,要以月令为中心来确定、判断,而不是以日主为中心来确定、判断才对。比如月令为官格,如果有财、印相辅,财能生官,印能化官生身,这就形成了一个良好的社会环境和生存环境,这时候不管日主是旺是衰,是强是弱,日主都会生活得很好,发展得很好。相反,如果伤官克官,或者财星破印,这个官格就破了,也就是良好的社会环境和生存环境被毁了,这时候,即使日主强弱适宜,既不偏强也不偏弱,他又岂能活得潇洒自由、称心如意?上面我所说的事物本身的好坏属性,就是事物的客观社会属性(在命理里面以十神善恶属性来代表),它不是以日主的喜恶来决定的,而是以月令格局的喜忌成败来决定的!以上这些,就是格局用神论命和平衡用神论命在思维方式上的区别,也是两者的本质区别。我们不妨在心中再问自己一遍:到底是我们去决定客观世界的属性,还是客观世界来决定我们的命运?到底是我们从属于这个世界,还是这个世界从属于我们?到底是我们去适应这个世界,还是这个世界来适应我们?到底是我们去评判、选择这个世界,还是我们去接受、听从这个世界?到底是我们个人完美了(即日主旺衰强弱达到中和的标准),我们的命运就能完美,这个世界也能完美,还是只有这个世界完美了(即月令格局成而且高),我们个人的命运才完美?其实,平衡用神的思想和出发点,就是日主想“摆平”这个世界,但是,凭我们个人的力量能摆平这个世界吗?

明白了格局用神论命和平衡用神论命在思想性和思维方式上的区别,也就看到了八字命理的内在思想灵魂,我们再回过头去看看两者在具体方法和生克外形上的区别,就更加容易理解了。上面说了,事物本身的好坏属性,就是事物的客观社会属性,在命理里面以十神善恶属性来代表,反过来说,十神的善恶属性,就是我们所处的社会环境的客观属性,就是我们周围的生存环境的客观性质。我们所处的社会环境和生存环境的好坏与类型是客观存在的,并不是以我们个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十神的善恶属性也不是以日主旺衰强弱为转移的。比如七杀的属性是凶神,是老虎,日主弱了它是凶神,日主强了它还是凶神,所以不管身强身弱,七杀就是要制的,否则它就要攻身,即使身强者也要受祸——老虎见了身强力壮的人,总不见得老虎就吓得发抖,而不敢攻击人了吧,总不见得老虎咬了身强力壮的人,反而是好事一件吧?但平衡用神论者的误区就在于认为,身弱时七杀是攻身的忌神,是凶恶的老虎,是需要制的,身强时七杀却是削身的有用之神,是可爱的小猫咪,是不能制的,也就是他们认为,七杀的善恶属性是可以随日主旺衰强弱而转移的。按照平衡用神论者的思路,好像这个社会和世界的事物也是没有好坏之分的,凡是符合日主我的利益和需要的,就是好的,凡是不符合日主我的利益和需要的,就是坏的,但,这可能吗,这种极端的个人主义,在社会上行得通吗,能符合人类普遍的生存法则吗?难道我们生活在这个世上,可以不受社会道德和国家法律的规范及约束,而以个人心中的道德和法律来自由发挥吗?所以,格局用神论命与平衡用神论命在思想上的本质区别就是:格局用神是以十神的善恶属性(即本性)来论命,即以世界的客观本质来论个人之命(月令就是客观世界的总代表),而平衡用神是以日主的喜恶需要来论命,即以个人的主观需要来论个人之命(日主就是主观世界的总代表);格局用神论者认为十神的善恶属性是不以日主旺衰强弱为转移的,它取决于月令格局的需要,但平衡用神论者认为十神的善恶属性是可以随日主旺衰强弱而转移的,它取决于日主扶抑的需要;格局用神体系就像是市场经济,十神的喜忌好坏都由月令这个客观市场来决定,而平衡用神体系就像是计划经济,十神的喜忌好坏都由日主这个中央政府说了算。到底哪一种思维和方法更合理,读者可以自己去体会,去领悟。

如果有人觉得,上面所说的还是太抽象,不易理解,那么,我们就从现在命理界非常流行的一个观点再去剖析,看看到底是子平格局论命法更合理,还是日主扶抑论命法更正确。现在命理界的人动不动就说,日主强旺才能担财官,日主弱的人,即使金钱、美女、权力、地位摆在眼前,也不能享用,只能看一眼而已。真的如此吗?那日主强旺的人就一定享用得起金钱、美女、权力和地位了?但我们来看看现实,发觉就不对了。现实当中有许多身强力壮的人(当然日主强旺的人并不一定就是身强力壮的人,这里只是一种借喻,为了便于说明问题而已),非但与金钱、美女、权力和地位无缘,还得整天干苦力,用力气来养活自己。这些人身体强壮了,头脑却很简单,智力也很低下,所以,他们除了干苦力,别无他法。为什么会这样?我们知道,印星是文化,食伤是智力,如果只是比劫很多,日主很旺,但没有印星或食伤为喜用之神,那么你虽然有一身的蛮力,也只是个没知识没文化,而且智力很低下的蠢夫憨汉,你就只能干干苦力了。你单单凭着你的力气去挑财,你能挑多少财呀?有人会开玩笑说,我可以用一百斤力气去挑一百斤的钞票,若能挑得动,那钱就是我的。但这也只是开开玩笑而已,如果没有印星与食伤,而让日主或比劫直接见财官,我们知道,比劫直接见财,就是你想通过直接的手段获取钱财和女色,比如赌博、抢劫、嫖娼、强奸等,结果你非但得不到正当的而且能长久拥有的钱财和女色,相反还会让你身败名裂、坐牢受刑。而如果比劫直接见官杀,就是你想通过直接的手段获取权力和官位,但这可能吗?自古道学而优则仕,现在又何尝不如此?你没有印星和食伤作为获取官位的手段,你的理想能实现吗?不能实现!而且,比劫直接见官杀,往往还会触怒官杀,反而会招灾引祸,甚至吃官司。相反,身弱的人就一定担不起财官吗?身弱的人,如果有印化官杀而生身,不就是“学而优则仕”吗?照样可以为官作宦。身弱的人如果有食伤生财,而不是用比劫直接克财,照样能得财,因为食伤就是经商的智力,就是投资的方法和渠道,他可以用脑子、用资金去做生意啊——如果不是这样,难道这天下还真的有一个人,能用自己的一身蛮力去挑很多很多的钞票,来求得富裕吗?那不就是用力气去偷去抢吗?这显然不是求财的正道。

我们再看看上面的话:“日主强旺才能担财官,日主弱的人,即使金钱、美女、权力、地位摆在眼前,也不能享用,只能看一眼而已。”当漏洞出来后,有人又辩解说,日主弱的人,如果富贵太过,就会折寿。但新的漏洞又出来了,因为有很多日主弱的命例,命主不但富贵,而且长寿。明末有个福王朱常洵,身体肥得像猪,却虚弱得像女人(这里也只是借喻,并非朱常洵的日主就一定是偏弱的),五十六岁时为李自成农民军所杀,但五十六岁的寿命在当时来说也不算短了,身体虽然虚弱,却照样享尽荣华富贵和人间美色。三国的周瑜、陆逊,都是文弱书生,都执掌百万雄兵,位极人臣,但周瑜命短,只活三十六岁,而陆逊寿长,享年六十三岁。看来,富贵太过就折寿的说法,也是不可靠的。其实身强身弱与富贵贫贱吉凶寿夭真的没多大关系,就算一个人身子骨真的很弱,该有的富贵照样会有,我们看看那些当官的、发财的,他们的身体很健壮吗(这也是借喻)?所以,在比劫、印星、食伤、财星、官杀这十神里面,有一个最基本的意象就是,比劫是身体和力气,财星是财运和财气(包括女人),官杀是官位和地位,而印星就是获取官位所必需的文化和知识(也包括官位所需要的权力),食伤则是获取财富所必需的智力和投资方法。如果把财星和官杀直接摆在日主和比劫的眼前,而没有印星和食伤的配合,日主和比劫其实是很难直接获得财星和官杀方面的好处的,那真的是只能看看,而不能享用了(如果你眼馋,伸手去捞财,那就是偷,就是抢,肯定被抓,呵呵)。子平格局,正是根据现实的需要和人生的真实状况,把几种有关系的十神组合在一起,来构建出人生事业发展的模型。子平格局讲究的是一个合理的十神组合(就是格局的用神、相神和喜神合理地组合在一起),而不是单独的某个十神的功用(所以如果只有月令用神,而没有相神和喜神的配合,对命主来说是毫无用处,有许多时候还有害处)。比如正官格的人,说明获取官位是他的人生目标,那么,需要有印星为相神,印星就是文化,学而优才能仕;也需要有财星为喜神,你想做官,就需要资源投资啊,没有钱,你可能连书都读不起,而且如果你一辈子只想做一个像海瑞一样的清官,那么我说,海瑞虽然可敬,但如果这世上每一个官都像海瑞那样,那也是绝对不现实的,而且这官也是绝对做不长久的。这就是子平格局!它讲究的是几个十神的有利组合,它讲出了人生的真谛,它是人生状态的真实模拟。但讲身强身弱的人,是不讲这些的,比如看到身很强,只要单独见到官杀,他就认为官杀可用,命主能做官(至于是否有印星化官,或者有财星生官,他就不考虑了),只要单独见到财星,他就认为财星可用,命主能得财(至于是否有食伤生财,或者有印星佩财,他也不在乎了),只要单独见到食伤,他就认为食伤能吐秀发挥(至于食伤是否有七杀可制,或者有财星可生,他也无所谓了)。而如果看到身弱,只要单独见到比劫,他就认为比劫能帮身致富(却全然不顾比劫直接克财的害处),只要单独见到印星,他就认为印星能生身赐福(却不在乎印星是否有官杀相生,或者有食伤吐秀)。这是何等的浅薄和无知?!可以这么说,讲究身强身弱的人,只知道某一个十神的功用,却不知,只有几个十神有情有力地组合在一起,才能发挥出真正的功用。日主扶抑论命法显然是有失偏颇的。

所以总结一下,身弱的人照样能担财担官,他不必要用他的力气(比劫)直接去担,而可以用食伤去生财(就是凭着智慧去投资,去经商,凭着技艺去挣钱),去制杀(以智慧、文化搏取功名),也可以用印星去化官杀(就是通过知识、文化谋取官位,学而优则仕);而身强比劫多的人,如果没有食伤和印星,就是没知识没文化,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他反而担不动财官,他只能凭着一身的蛮力,干干苦活,拉拉黄包车,如此而已。他的比劫如果直接见了财,就是去赌去嫖,去偷去抢;他的比劫如果直接见了官杀,非但不能得官,还可能与官杀对抗,招灾惹祸,甚至不服管制,为非作歹。请问,这还是“身强能担财官”吗?古语说得好:“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你能凭你的智慧去治人,让别人为你服务,为你卖命,你不就得到了财官吗?而如果你想凭着一身的好力气吃饭,就往往要受制于人,被别人奴役,哪里还有什么财官来亲近你呢?明白了这一点,你还能很绝对地说,身弱不能担财官者就是坏命,身强能担财官者就是好命吗?

注:当然,日主强旺而有比劫,也并非对格局一点好处都没有。比如命局已经形成食伤生财格或财喜食生格,这时如果有比劫先去生食伤(但不直接克财),使食伤获得源源不断的生力,再由食伤去生财,这时比劫还是发挥了“喜神”的好作用的,也只有这时,说“身强能担财”才有一定的意义。子平格局里还有一种用财喜比格,也并不怕比劫与财星直接见面,而且财星喜欢的就是比劫。而比劫直接见官杀的组合,如果是以劫刃合杀,也是一种好格局。所以,只要组合得当,比劫在很多时候,还是能在格局当中发挥喜神的作用的,有时候还能发挥出相神的好作用呢。比劫一多,自然身也强旺了,所以,当比劫能成为格局的相神和喜神时,说“身强能担财官”还是有一定的意义的。但如果脱离了子平格局的原理,只讲究日主与财、官、食伤之间的平衡,是没什么意义的。

《渊海子平》上说:“用神不可损伤,日主最宜健旺。”许多人因此误读经典,以为徐子平也是主张“身强能担财官”的观点的。其实徐子平的意思根本不是这样,否则,他为什么不补充一句“日主也宜衰弱”呢?在平衡用神理论那里,不管身强身弱,只要有用神,不都是有财有官的好命吗?所以这是错解了徐子平的原意。事实上,看命必须先看月令格局,后看日主。若格局佳,日主又健旺,这是好上加好,所谓日主强旺能担财官,这时才用得上。但若格局不佳,则纵然日主健旺,也无财官可担,也就是说,如果月令格局不佳,一切都免谈,再谈身强身弱也没什么意义(平衡用神论则认为,日主健旺,有财即富,有官即贵,而无需看月令格局用神、相神的组合)。又若格局虽佳,日主却偏弱,或无根,则虽有富贵,也恐怕富贵压身,会折寿或多灾病(这里与平衡用神论也有不同,平衡用神论认为,若日主偏弱而无救,就无富贵可言,所谓金钱美女摆在眼前,只能看看,不能享用也)。但只要有富贵,就是好格局,至于是否会折寿或多灾病,那是另一个话题。所以子平只说“日主最宜健旺”,但没说日主一定要健旺,才是好格局好命运,因为古人谈命理,谈格局,大都是着眼于财富、官贵两个方面,只要格局好了,就有富贵可言,就可以认为是好命了。

简单点说,当命局已经形成了好格局时,如果日主有根,就可以多担一点财官,身越强,担的财官也越多(只有这时,讲“身强能担财官”才有意义)。但如果命局没有形成好的格局,甚至是破格,那么身再强,也无法担财官,他只好用他的一身好力气去挣口饭吃吃了。

在子平格局里,月令是主,日干是宾,只要月令格局好了,日主就可以安安心心地享用财官福禄,而无需它操心什么、指派什么;而在平衡用神里,日干是主,月令是宾,日主要亲自操心财官福禄,判断十神的喜忌好坏,而月令,只是它判断五行旺衰的一个根据而已。子平格局讲究的是客观事实,日主扶抑注重的是主观感受,子平格局是客观世界的思维,日主扶抑是主观世界的思维,当今这两种体系的争论,其实是反映了主观世界与客观世界的辩证与斗争。但二者并不是平分秋色的,而是有主有次的,如果先没有客观,也不可能凭空形成主观,而当主观与客观发生冲突时,主观一般都是要失败的。所以,即使身强身弱真的有意义,也必须先看月令格局的好坏。举个例子吧,比如官印格,官生印而印生身,无伤无破,客观环境就不错,能做官,但如果日主偏强的话,应该是不喜印的,这会是什么结果呢?应该是,此人官位还是有的,但因日主强而不喜印,则恐怕不喜学习,不尚文饰,也讨厌官场那一套繁文缛节,甚至在内心其实不喜做官,却偏偏有做官的命(当然在这种命势和心理导势下,这官做得不会很大,因为日主偏强,不喜印生嘛)。但如果用日主扶抑的观点去看,日主已经偏强,官生印而印生身,则官、印都是忌神,是不可能做官的,官星只有在直接克身的情况下才是用神,如果官星不能直接克身,就不可能做官了。这就是子平格局论命与日主扶抑论命的区别,从这里,我们也可以更加深切地体会到,子平格局强调的是以财、官为主的物质世界(即金钱、地位等方面),而日主扶抑注重的是以喜、恶为主的精神世界(即喜欢什么、讨厌什么等),而用精神上的喜恶来判断物质上的富贵贫贱,显然是牛头不对马嘴的。

现在我想大家对子平格局应该有一个大致的了解了,但子平格局的理论远远不止于此,还有很多很多内容,这一点我想大家也都明白的,否则命理也太容易学了。

现在命理界的风气实在是太不正了,为了钱,什么歪理邪说都出来。我今天还要给大家指出现在命理界的几个误区。

辨误一:有人主张看命可以不用看喜忌,不用取用神,宣扬什么“直断法”、“直观取象法”。说这种话的人,其实是在投机取巧(因为现在有许多人很怕取用神,所以就有人出来制造假理论骗钱),因为天下的事,就是有好、坏两个方面(当然还有介于好坏之间的过渡面),你不辨喜忌,凭什么来定好坏吉凶?还不是靠瞎蒙吗?比如财生官这种命理现象,往好的方面说就是有官有财,有了钱就能做官,做了官就更有钱,但往坏的方面说,就是官星泄了财气,会因打官司而破财,如果是女人的话,就是自己挣钱养汉子,付出的感情如流水无回报。这好坏两种情况都有可能,你如果先不分辨喜忌,那你选择哪一种答案呢,靠猜吗?所以,说这种话的人是骗人骗钱,不足取。天底下没有不论喜忌的算命法,只有不论喜忌的猜命法。

辨误二:现在有很多人自称盲派,说什么自己得到盲人真传云云。其实就是因为平衡用神不怎么灵验,所以现在又有许多人转而向民间命理取经,而民间确实有许多盲师断命如神,所以有人就拉了这张虎皮来包装自己。其实现在的所谓盲派也很复杂,有一些也许是真传,但也有许多就是假盲派,真骗人。其实真正的盲派并不神秘,它就是子平命理!当然它的风格是比较简洁,能抓重点,当然也有一些盲派在子平命理上的基础上有所发展,但根子就在子平格局命理上面。所以大家没必要迷信什么盲派,有机会就学,没机会学,只要好好研究子平命理,照样有收获。

辨误三:至于前几年流行一时的新派,现在似乎已成了笑话。什么新派,要说新,在清朝陈素庵、任铁樵那里,把徐子平的格局用神变为平衡用神时,就已经开始新了,还轮得到现在来说新吗?至于山东李氏,只不过把平衡用神又搞成了另一个怪胎,又是前所未见的,所以大家就觉得新了,美其名曰“新派”,一场笑话而已。但现在回过头来想想,其实就是现在的人过于求新的轻躁表现。现在的人,什么都求新,就说听流行歌曲吧,整天在找新歌,越新越好,而其实那些经典的老歌,又有几人听过?难道那些你没听过的歌,对于你来说,不都是新的吗,一定要今天出来的,才是新的吗?

辨误四:现在还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就是关于“格局”一词。我想现在大家都明白了,格局是徐子平他老人家发明的,格局是他的专利权。而现在的人,把什么日主偏旺、偏弱也叫做格,什么偏旺格、偏弱格、普通格局、特殊格局等等,但与子平命理的正官格、七杀格、财格、印格、食神格、伤官格完全不是一回事。你盗用人家的专利权也就罢了,但现在有许多人还倒打一耙,说徐子平的“正官格”、“七杀格”等,只是个空头名称,毫无意义,你说可气不可气?!你自己不懂子平格局,却又盗用人家的专利名称,反过来还说人家的坏话,呵呵,这人哪……

现在也有一种很流行的态度,说,命理要创新,要改革,不能死守古人那一套。这话当然是对的,当初子平格局是一种创新发明,今天平衡用神也是一种创新发明,但问题是,你没吃透古人的东西,没熟读古人的典籍,你凭什么说古人不对?难道就凭你自己的臆想吗,就凭你自己的闭门造车吗,就凭你现在看到的今人书上的观点,或者你所跟从的老师的观点,就轻易地否定古人吗,你真的有自己的感悟吗?当今周易命理界的轻躁,实在让人不堪,有许多人,学了没几年,就感悟了,成大师了,要创立自己的学说了,甚至要授徒开课了,何等的狂悖,何等的轻浮!许多古人穷尽一生之力,尚不敢出一语以教人,有很多人都是默默感悟,从不著书立说,可今人呢?

本人今天之所以写这篇文章,是感叹自己以前走过的弯路实在是太多了,太艰辛了!学命理的人,哪一个不是认真学的,哪一个不是学了东家学西家,拜了陈蔡拜孙李,可是偏偏很少有人去拜子平祖师爷!究其原因,一是受了现在这些“大师”的广告宣传的蛊惑,被他们骗了钱去,二是因为命理古籍是文言,而现在又有几个人读得懂文言?何况古人的著述,有些也是玄妙百出,欲言又止,学起来难度确实有点大,所以啊,大家都贪捷径,去现在满天飞的这些命理大师那里“淘金”去了!可怜几年血汗钱财花下来,所得又有几何?我想着,现在肯定仍有许多人再走跟我一样的老路,所以忍不住出来说几句。当然,到底是子平格局准确,还是平衡用神准确,是非功过,还是你自己去比较,去体会,去感悟。我就是希望大家多学几种算命的方法,不要在华容一条道上走,这样会很危险。大家不是学了四柱又学六爻吗,有些人还想学风水、相术等等,那么,你何不把子平格局也视为另一种预测学,从零开始学习一下呢?

如果你问我个人的感悟,我还是说,以前我也是学平衡用神的,但现在我不用那一套了,我现在用子平格局断命。

注:现在流行的各家各派的平衡用神理论,其操作方法和实践技巧虽有所不同,但其理论思维却是惊人的一致,都认为只有日主趋向中和、命局趋向平衡的才是好命好运,能够求富得贵、心想事成。但我们学易的人为什么就不能有另一种相反的思维——当日主趋向中和、命局趋向平衡的时候,不仅不是好命好运的开始,反而是死亡的来临?因为我们把汹涌澎湃而不平衡的水叫活水,却把平静而平衡得像镜子一样的水叫死水,那么,五行的生命、人的生命,又何尝不如此?只有不平衡才能产生落差,产生动力,产生生命,产生前进,而趋向平衡,就是消失落差,消失动力,消失生命,变成静止!当水流没有落差时,水就变成死水了,当电流没有电压时,电就失去能量了,所以如果事物真正平衡了,那其实就是到达了死亡点。八字命理也一样,如果五行真正平衡了,那么五行就失去了动力了,生命就失去了运动了,人也就死亡了。今天我提出这个新观点(本人眼界差,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看到过这种观点,所以自认为是原创),大家不妨一起来探讨、实践,共同推进八字命理的进步(但千万别以为,继承传统就是退化,创造新奇才是进步,在某些历史时机,继承传统,反而是一种真正的进步)。

 

 

                          201023日写于浙江诸暨

 

 

后记:

自本文推出后,许多读者反响热烈,表示对子平格局很感兴趣。为了让大家更方便理解格局的思想,这里再补充几句。

现在随着子平格局学说与日主扶抑学说论战的展开,有一些人试图调和两者之间的关系,认为只有既符合子平格局原理,又符合日主中和、平衡要求的命,才是真正的好命。有些人还用左腿和右腿的关系作比喻,认为日主要与格局并重。这些提法,看似好意,殊不知,两者的理论有本质的不同,是很难调和的,必须有主有次、有轻有重才行。

日主用神体系是主观世界的思维体系,而格局用神体系则是客观世界的思维体系,人生在世,要客观思维与主观思维相辅相成,才能立身行事,命理又何尝不如此?命理本来就是人生命运的模拟嘛。故只强调日主平衡而摒弃月令格局者,是近世主观主义的泛滥,以为世间万物皆为我用,由我评判喜忌好坏,而只强调格局喜忌,不顾日主强弱者,似乎也失之偏隅,太过于强调客观世界之作用,而对于自己之主观意志发挥,视若不见。不过这两者也不能视为左腿右腿之关系,那就是平起平坐了,而应以格局喜忌成败为先(即客观思维),日主强弱扶抑为后(即主观思维),若格局不成,则日主平衡再好,不过一庸人耳,纵使一生平安,也只是平头百姓。若欲看富贵功名,则必须先看格局喜忌成败,然后再看日主强弱,能否当之,若能当之则多福,若不能当则少福,如此而已。调候亦当视如此例,调候再好,也好不过格局,格局好了,调候再好,那才是锦上添花(对于格局来说,调候只是好上加好的意思,但不是很重要的东西,也不是最根本的东西。格局就像是主粮,调候只是菜肴,有了主粮才能过活,没有菜肴只是生活乏味而已。再形象一点,格局就像是食盐,而调候仅是调味品,一个人不吃食盐而专门吃调味品,肯定维持不了生命,但不吃调味品而专门吃食盐,顶多只是觉得味道不好而已,却不会危及生命,也照样能过活。当然,有食盐吃又有调味品吃,那是最好不过的)。子平格局第一讲究的是四柱五行要组合有情,结构位置要得当(如杀为用神,则有食制,官为用神,则有财生,印为用神,则有官扶,等),其次才考虑喜用的五行要有根有力,而调候,对格局的组合结构毫无影响,但有时对五行的强弱与力量发挥会产生影响,所以在格局里,调候可以作适当的考虑,但即使要考虑,也要放在次一点的位置,不可能成为关乎格局喜忌成败、人生祸福荣辱的第一因素。所以八字命理,应以月令格局为正宗大纲,然后方以日主强弱、调候得失舒配之,如此则理论完整而圆融了。

我们不妨再举一些形象的例子。杀、伤、枭、刃四凶神(即四恶神),就好比是金庸小说《天龙八部》里的四大恶人,四恶不除,民不聊生,不仅小民(好比是日主衰弱之人)时时处于危险之中,就连段氏家族这些大人物(好比是日主强旺之人)也会感到不平安。而四恶制服,则天下太平,人人平安,无非是小民过小民的平常生活,大人物过大人物的富贵生活而已。官、食、印、财四吉神(即四善神),就好比是清官、君子、正人、善人,如果这些好人都活得好好的,则天下太平,正气宏扬,坏人恶人自然也不敢作恶了,而如果这些好人被杀的杀,冤的冤,那就是身逢乱世,不管你是身强之人,还是身弱之人,也不管你是平民,还是贵族,恐怕都难逃大劫之灾。又如,你一生下来就是在富贵之家(好比是好的格局),即使你是个傻子(日主不平衡或不中和之人),也可以不愁吃穿,但如果你出生在贫贱之家(好比是坏的格局),即使你是个能人(日主平衡或中和之人),也只有在付出艰辛的拼搏之后,才能获得一定的成功(也许你获得成功之后所享之福,还不如那富贵之家的傻子所享的福呢)。

又如,七杀为月令格局的用神,七杀是老虎,是小人,本来是要制的,但如果日主偏旺的话,日主也是以七杀为用神(平衡用神)的,而这个日主的用神七杀,却是不能制的,那么,该怎样理清这种矛盾关系呢?其实如果明白了日主的喜忌只是内心精神感受、月令格局的喜忌才是外在客观现实的道理,就很容易解开这个问题:日主喜欢七杀,那么现实中他就会被一些小人所蒙蔽,处处维护这些小人,误把小人当朋友,殊不知,这些小人是宠不得的,小人天生就是需要制的,所以以后日主一不留神,这些无制的七杀小人就会恩将仇报,反噬主人,给日主带来打击和灾祸。而强旺的日主当然也不服气七杀的打击,就会奋起抵抗,那么旺身抗杀,就会招致更大的灾祸!这就是精神喜好不能当作现实吉神的生动例子,大家如能从这些例子中细细去体会,也就能理解子平格局的思维本质了。

又,日主强弱的问题,在看格局的过程中虽然也需兼顾,但必须明白,格局的出发点和中心点在于月令用神(连带到相神),而不在于日主,这个主宾位置不能搞混了。比如杀印相生之格,杀重印轻为格高,而日主呢,有根即能受生,却是宜弱不宜强,盖身弱而喜印生也——从印星和日主的关系来说,确实用到了一种平衡原则,但必须注意,杀印相生格最关键的地方并不在于印与身的平衡或流通问题,而在于杀与印的轻重问题,以及印星这个相神不能受损的问题。又如财喜食生之格,财星和食神有根有气为格高,而日主虽然是宜旺不宜弱,但同样须注意,更重要的问题是,财格不能缺少食神这个相神!日主强弱与担不担财的问题跟有无相神这个结构性的问题比起来,实在是太轻微了,所以在格局的思维里,日主只是客体(意即:我们个人只是宇宙和社会的客人,应该听命于这个世界或社会),而不是主体(意即:我们个人不是宇宙和社会的主人,无权要求这个世界或社会怎么样怎么样),日主到底宜强还是宜弱,是由月令格局来决定的,而不是由日主自己决定的(日主自己当然是喜欢平衡、中和,但格局不吃这一套),也可以说,日主只是格局的配角,不是主角(但在平衡用神的思维里,日主是主体和主角,月令则是客体,是日主的配角,月令的好坏宜忌,是由日主来决定的)。所以很多时候,日主强弱真的不需太措意,日主只要有根有气即可,不必太重视其强弱,更不需要追求平衡与中和,而真正应该重视的是月令格局的好坏成败。

最后总结一下:在格局里,也是需要考虑日主强弱的问题的,但不能以日主为主体来看,也不能以日主中和、平衡的标准去看,而是要根据格局的需要去看,格局喜欢你弱,你就弱,格局需要你强,你就强(也就是日主身元如何去服从、配合、适应和利用格局的问题,而不是身元要求格局怎么样甚至否定格局的问题);调候仅是影响五行强弱与力量发挥的因素之一,但并不影响格局的组合结构问题;在格局理论里,日主强弱与调候得失对人生命运产生的影响并不大,大致月令格局的组合有情与有力问题占七分到八分的命运决定力量,而日主强弱与调候得失的问题只占二分到三分的命运决定力量。

 

别注:

文中所提到的“所以在格局的思维里,日主只是客体”、“我们个人不是宇宙和社会的主人”、“日主只是格局的配角,不是主角”等概念或类似的概念,只是为了说明月令格局论命与日元平衡论命的不同发出点而设立的特殊说法,但是从哲学层面来说,不管是哪一种思想体系或论命方法,我们个人(日主)始终都是世界(或格局)的主人。因为就算我们是奴隶或奴仆的身份,但只要我们服从主人的命令,我们也同样可以把握自己的命运,做自己命运的主人(所以我们在服从主人命令的同时,其实也在利用主人来发展自己,也许有人会认为这是一种“奴性哲学”或阿Q精神,但即使是奴性哲学或阿Q精神,也未必不是一种生存或发展之道,只要能生存甚至还能发展,自己就是自己命运的主人。世界之道本来就是阴阳相成相因的,如果只有阳性的“主人哲学”,而没有阴性的“奴性哲学”,那也是乱套的。事实上,每一个人身上都有“主人哲学”和“奴性哲学”同时存在,因为每一个人都永远处于管理与被管理、主动与被动的状态当中,即使看起来强大无比的英雄或霸主,也有他自卑怯懦的一面,只是不愿示人而已)。所以,我们如果把这个观念运用到命理上,那么即使在月令格局的思想体系里,日主需要去服从、配合和适应格局(而不能自作主张去要求格局怎么样甚至否定格局),日主其实也是在利用格局,日主也始终是格局的主人或主角。所以,也有些月令格局论者,始终把日主看成是主体,而格局是客体(他们的术语是“体”、“用”),也是对的。

 

提示:

如果有读者朋友觉得此文篇幅太长,也有点复杂,不容易理解,那么,可参阅我的另一篇文章《朱算子谈命理:简论格局与日主的》,比较短小精要一点,可能更方便大家阅读理解。

 

 

【本文原创作者朱算子QQ138560555  邮箱:138560555@qq.com

十一居士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117334)| 评论(1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